您当前的位置是: 泵业网 >> 资讯中心 >> 产品资讯 >> 产业结构、城市规模与中国城市生产率
产业结构、城市规模与中国城市生产率
发布时间:2017/10/19 9:19:45    来源:本站【字号:大 中 小】次浏览
1890)很早就把集聚经济的来源总结为三大外部效应:专业劳动力的汇聚、中司产品的规模经济和地方性的技术外溢。新经济地理集聚理论将DixitStiglitz(1977)的垄断竞争模型和规模报酬递增引人对集聚效益的分析,赋予传统的外部效应内生的解释(Fuitaetal.,1999)。传统的集聚不经济有若干来源:随着城市规模扩张,个人实际收人因通勤成本增加而降低(Alonso,1964),地租上升和环境恶化也会削弱大城市对居民的吸引力(Krngman,1996),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则会使企业重新权衡在大城市获得的集聚效益和在其他城市可得的低成本劳动力(Puga,1999)。新经济地理学认为产业分散的主要力量是厂商在城市间的交易成本:由于农业生产的不可移动性,只有当区间交易成本低于某一临界值时制造业的集聚才是稳定均衡(1<:11111,1991)。111)111311(1998)以城市土地和住房取代农业部门构建了理论模型,分析结果表明当区间交易成本篼于市内拥堵成本时,集聚方为稳定均衡。Ottavianoetal.(2002)的理论模型同时考察了不可移动部门和城市通勤成本,发现在多种力量的共同作用下,随着区间交易成本由高位逐渐降低,空间均衡呈现由分散到集聚再到分散的变化规律。对集聚经济和不经济的大量研究共同表明,城市经济效率可能会随着城市规模的增长呈现先增后减的倒U型变化(O‘Sullivan,2000)。
早期对城市规模和效率的研究假设城市具有单一的最优规模,忽略了城市内在功能和结构的影响。理德森(Richardsn,1972)否定了单一最优规模的观点,认为城市最优规模因功能和结构不同而异,他还认为对城市服务的需求决定着城市的最低“门槛规模”。亨德森(Henderson,1974)基于城市规模经济和通勤成本构建了一般均衡模型,各城市因其行业的规模经济和集聚收益不同而形成专业化分工,不同行业所在的城市具有不同的最优规模。Durantcm证了不同类型的城市将走向功能化分工,如以总部和高级商务服务为代表的大中心城市和以普通制造加工业为主的中小城市。一些研究还证实以城市产业间(或部门间)关联性所表示的产业结构影响着城市的效率和规模。CapelloCainagni(2000)利用意大利58个城市数据考察城市的“效率规模”,认为城市效率规模随着城市部门结构调整转型而变化。CaPelI(2013)为此提供了新近的证据。Abdel-RahmanAnas(2004)的研究指出,在一个由不同规模城市构成的城市体系中,城市产业结构随城市规模而变化,并且产业结构的差异导致经济效率的差异。Abdel-Rahman Fuita(1990)和VenableS(1996)分别构建了理论模型考察中间服务业规模经济带来的城市集聚效益和内生机制:下游生产部门需要差异化的生产性服务作为中间投人品,中间厂商的数目越多,下游厂商从中间部门的规模经济中获得的效益越大、成本越低,因此,共享中间投入的制造业厂商会向同一城市集中;随着下游厂商需求的增加,生产性服务业为实现更大的规模经济而向下游制造业厂商所在地集聚,产生中间产品的“本地市场效应”,导致下游厂商的成本进一步降低。国际经验研究还表明,总部、技术密集型产业和新兴产业对中间服务有更高的需求。其中Aarlandetal.(2007)发现美国企业总部倾向于将大量商务服务外包给服务业企业,其要素报酬中的13. 4%用于支付会计服务,15.2%用于法律服务,36.6%用于广告服务。因此,一个城市的产业越是高级化,生产性服务业增加值或从业规模的份额就越高。

本文地址:http://www.intuimage.com/news_show-59441-1.html
转载注明:千赢国际客户端下载
分享到:
关键词:

热点专题

更多